长闲

原id@PINKKO 銀桂銀|日狛|邪瓶

绝症

*奇怪流

*旧文


日向创将眉头死死蹙在一起,汗水不住地从额头上滚下。身上盖的分明是床柔软的被子,却压得他挣扎不开。

夜幕是巨兽,它掩盖、压制一切呼喊声。

心脏不住轰鸣,却是依旧没醒过来。

漆黑一片的意识正在旋转,头晕。

有人站在扭曲深渊的中心冲他私语,最后成了高亢的耳鸣。

 

一罐可乐,353大卡。

啊,开小差的念头。日向将空罐子捏扁,扬手扔进身后的垃圾桶。

工作电脑的屏幕半亮着,映出一个走过来的人影。

“早上好,日向君。”是同事K正向他柔和地笑着。

“喔,早上好!”

至于梦魇后的腰酸背痛以及附带的一系列烦躁情绪,在听到这声美妙的问候后被清扫一空了。

他真的好有魅力啊。

直到K拉开邻桌的椅子坐下,日向才意识到,这大概是之前那个自杀前桌的替换人了,令人舒心的事又多了一件。

“说起来,上次去旅行时,我晕到在沙滩上了,是你照顾了我吧。今后就是邻桌了,有需要帮忙的话也请别客气!”日向一面欣喜,一面飞速抖掉了关于之前邻桌——那个令人不快的家伙的回忆。那时候他每天翻看不知什么邪教般的论调,还要露出近乎疯狂的笑容讲给他们听——关于那样一个自杀疯子的回忆。

哈哈,日向君还记得呀,那么请多关照。K又柔柔地笑了。阳光透进玻璃大楼的窗,照在它们二人之间,咖啡悠悠散着清香,一切眩目而美好。

然后一天的记忆就断线了。

 

醒来的时候,日向已经踏在回家的路上。

城市太匆忙了,作为一个独居者,他不介意多享受些放松时光,步行回去。

K果然很优秀啊,明明是同一领域,却几乎看不懂那些工作内容。

这令他想起自己天才的高中同桌,两人专注的侧颜逐渐重叠到一起。青春朦胧,只记得那人生得白皙漂亮,纤长的睫毛衬得脸精致,烟色的瞳孔有像风暴眼中的一片宁静,鼻梁挺而秀气,一对薄唇微抿着,只是抿着。

他的桌上堆了好多书。

印象中他总是在看书,下至孩子看的可爱绘本,上至厚重古老的外文书籍,都能安安静静地读下去。

有时也默默地望着日向的方向。日向心跳有些快,不敢与他对视。两人这样转圈瞧着,高中就毕业了。

那家伙在做什么呢。

望着下沉的夕阳叹了口气。

 

“绝症的美在于它能瞬间击垮又点燃那一丝实体化的名为生的希望,可弱者们大都挣扎不过,比如日向君那位已经不在的高中同桌。”

只有两人的电梯厢里,冷不丁响起了这么一句话。

他没反应过来,还陷在回忆里。眼前出现的,是某天从窗外飘至同桌发梢的樱花瓣,粉白粉白的,被他轻轻摘下,悄藏进书页里。那片轻灵而脆弱的小东西属于那个奇妙的少年,它会逃脱时间之神的掌握,会一直鲜活下去,可是它没有。

“什么病症?”这算什么回应?一切都莫名其妙。

 

电梯到达了顶层。

同行人站在光与暗的交织处,向他告别。

“日向君就像绝症一样呢,毫不留情。”

“日向君是绝症啊。”


“日向君,你没事吧。”压得他动弹不得的被子终于被掀开,日向从梦魇中得救了。

“呼,太好了,我没……”他环顾四周,没有人。

致我的天使

To Miss.Lawrence

你17岁,正上高三,又要兼顾体育和学习,想必是忙碌非常吧。不知道今天有没有聊起你不经意间给过我的力量和影响,总之,我写这封信给你,希望在需要的时候能带给你力量!

时间过得真快,走的时候我的短发曾与你一般长,断了两年联系后再见有没有被一年一个样的我吓到呢?其实我自己也会被吓到,所以格外依赖老朋友,在各个转变节点熟悉着我的,爱我的,我爱的人,才不会迷失。我很笨的,直到最近才想通这件事,所以就这么不顾一切地来找你啦。

天坛体育场,你在这里比过不少赛吧,这里对我来说同样特殊,因为我们便是因为这个地方第一次说上话的。还记得吗?我被体委——唔,那个女孩,报了跳高,于是傻兮兮地跑来找你教学,学了半天,结果会前你训练有点过度,我跟安琪疯一样飙圈,成了"残疾运动员"。怎么办呢?再结果,那天下雨啦,本该最活跃的我们这些运动员反倒安安静静在观众席看开幕式。那天是阴的,你穿着白衬衫戴着手表,和正在挽裤腿的宝强说话,雨点淅淅沥沥打在你那把黑伞的伞面,空气有些转凉了,我回头,penny独自坐在后排望天,那时她总是很忧伤。这画面成了我心中后来对"少年"的定义,那场冰凉雨水中无处翻涌的热血。少年是15岁吗?17岁吗?不,少年即是我们。

啊,写到这里的时候才知道进体育馆需要通行证,混不进去的,看来我们没机会聊聊天啦,那便等到都考上大学见面那时,一边喝着小烧吹着晚风一边说吧(笑)。

不知道你想考哪所大学,学什么样的专业?我猜你大约不喜欢想这些事,我也是。但时常想想自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还挺有趣的呢。你不太喜欢现在的学校,其实我在的高中也不理想。中考前三个月过得极其叛逆,一周平均三次在办公室怼一下午老师。那一次物理课的时候我们在聊你新发明的一种"上课坐睡大法",回复一句之后我的手机就被收啦,还让我写检讨,呸,又写了堆鸡飞狗跳的文字让老师看后直说算了算了不要了。那之后就渐渐淡了吧,网络真是脆弱,但人心不脆弱呀。师父说世界曾存在五个拥有不同力量的纪元文明,而我们人类最巨大的力量便是感情。咳,总之,进入了这所高中后才意识到"啊,不是小孩子了,真的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那我现在就开始为自己选大学,不再勉强自己待在不喜欢的地方了。"于是开始努力,也那样鼓励你。我想成为强大而温柔的人,不再做一个看着人被欺负只敢在心里滴血的怂包,我会站出来出一记漂亮的直拳,再回到小窝里准备我们师门的环球旅行。你也一定有想成为的样子吧,加油,我永远支持你,而且在和你一起努力呢。

和你做了这么久朋友,自认为还算了解,却又常觉得完全不懂你。世上真有这样明快柔和,澄澈得像天空般的人吗?在天空中,痛快的响晴最为常有,即便忧郁都是干净明朗的。海天相接,天涯海角,人们常认为天与海洋是相似的,将它们放在一起,可海洋分明一刻不停地涌起海潮,或许是模仿云的多变,或许是追逐阳光,但最终也是映着碎金般的阳光,成了天空之镜。它们靠近吗?它们相干吗?也许以后我会和你说起,自己是如何在天空中找到了海洋最初的模样。

说是要给你打气,结果矫情絮叨了一堆,那么我祝你能在时代的随波逐流中站稳脚跟,在大好青春中付出勇气和斗志去做想成为的人,遇见更多爱你的人们。少年心性和独立人格一直都会握在你手中,不要怕!

上次推荐的《老伴》我也爱上啦。

有没有春花秋月 夏蝉冬雪 不会散去

有没有 一关上门 一躺下来,不再离去

有没有 爱看的天 爱踏的地 我爱着的你

陪我美丽地老去

谁叫我很青春

谁叫我笑

只有你 能让我 不怕老去

别哭,会有人陪你😊

那么,加油呀!

                                                                           布子

P.S. 喜欢钢笔吗(捂脸)?因为觉得你的字挺好看当然要配支好笔!放着看也行hhhhh隆重介绍一下它吧,笔身是科檀木,红红的超漂亮,黄铜笔盖要少碰水,会生锈(手汗星人的教训)。笔身和书签我上过保养油,结果盒子上沾了一点,希望不要介意(趴

P.S.的P.S.(银魂梗啊喂)可惜成年礼就不能打飞机回来(保芝语)送什么礼物了,明年大概会给你个护身符吧,师父亲手开光那种,要戴嗷

P.S.的P.S.的P.S.(什么东西)当年你送的傻白抱枕至今风骚地躺在我床上,说不定会陪我出国吧😂

该让自己的情绪再一次流动起来了

woc齐灾越看越笑不出来是怎么回事…………这种窒息一样的孤独感…回避感情 回应不能 被排离在时间线之外 各种(手动再见
他真是太温柔吹爆 感谢齐木的朋友们(哇哇大哭

我什么都看到了
所以什么都看不见

既然这样是正常的
那样也是正常的
万物都是对的

异常的
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不然为什么
海马老师要一直吼我
“快要发生了
它逼近了
必须现在就拧上发条
飞进蒸汽波的星云
撕碎它们的维度”
“有什么要发生了
它来者不善
你得逃过去避一避”
“可宇宙里的从前都碎掉了
维度后面的
虚无才是永恒 向前塌缩是常态
我还要留着呢”
“但是”
海马老师抽噎了。
“但是没有风没有花
被葬那块碑前的
所有瞬间
你都还有话没说啊。
过去湮灭了 你还活着啊。”

不论跨过多少维度和空间。

谎话也好梦话也好,说出口的那一刻就存在,是既定事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