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闲

平日上小号@愛 就在关注列表no.1

魔术先生

未完工,过段时间回来看这篇文章会变长哦!

不会画画,所以是文字版手书

bgm是小公举的《魔术先生》

cp曲《乔克叔叔》讲小丑的,也好配,脑洞增殖中

无cp向

全员弱智沙雕ooc预警 纯放松向(最近太致郁了orz

以及一个非常 非常皮 烦遍全群的小克


【里面是歌词】 文字描述的就是相应的画面


START——


1.前奏对白part


一个悠闲的下午,值夜者办公室内。


伦纳德(随性坐姿)

哎,克莱恩,你这序列让我有想要看变魔术的感觉。

克莱恩

哦,刚好,跟你讲,我学到一个超厉害的魔术,要不要学学看?

伦纳德

好啊!

(小克思索)

有没有在听啊你。

克莱恩

有的,赶快来。

(拉起兴奋的伦兔)

我跟你讲,很简单。

左手呢,轻轻握住你的鼻子。

然后,右手,很简单,穿过你的左手。

(伦兔照做)

嗯,这个时候,可能要加一点我的特效才会更舒服一点。

(打响指)

(办公室的全身镜微微发光)

哎,慢一点,慢一点。

(扶着伦兔过去)

这时候呢,找到一面镜子。

哦,抬头一看——

(镜中出现的镜像自带闪亮搞笑滤镜,开始浮现七彩大字)

阿罗德斯(闪烁)

哈哈哈哈,你就变成了一只拜朗大象——!!


小克憋笑,“nice job!”

“克!莱!恩!”



2.【Leileilei~】

格尔曼帮达尼兹转移伤口,在他交代完遗言,认命闭眼含泪头一歪之后。

【Leileilei~】

蹭蹭蹭,五个冰淇淋球飞速换位,眼花缭乱。

道恩:想吃吗,是我的。

小蛇:哇——

【Leioleio—Leioleio o—】

小克做塔罗牌面的“愚者”打扮,冲镜头一笑,轻快向前。


周莱恩和封不觉

《诡秘之主》+《惊悚乐园》

有个脑洞,两位(表面看天差地别实际还颇有共性的?)男主出来遛精分体/套娃

携手散步什么的,我们就当它是水仙(又开始了

最后不能算cp啦23333感觉他俩会是玩得来的好朋(损)友

当我写了几百字,就有几万字在脑子里(住手

以下可以脑补成条漫


1.封不觉出来散步,身后带着五个神态各异的帅气(呸!)觉哥,最后一个还一脸轻松地“铛拉铛拉”摇晃腕上的手铐。


2.迎面来人,觉哥愣了0.1s。


3.对面是捏着可乐瓶的圆润周明瑞和吸着甜冰茶的可爱文青克莱恩携手(?)散步,他们身旁围着沉稳犀利夏洛克、神秘冷酷格尔曼、优雅大叔唐泰斯(带着“贴身男仆”恩尤尼),仿佛男子天团。善良医院小义工、哄妹妹悲伤小丑和眼眶红红的廷根少年默默走在侧边,红发女士伊莲娜悄瞟潇洒侠盗黑皇帝,灰雾遮挡的如山如海(噗)邪神愚者先生与手握权杖暴躁海神缓步在后,……,一群体面人,好不热闹。


4.两(队)人擦肩路过,甚至愉快地打了个招呼。


5.跟在后面的短毛蓝猫和小黑猫也十分有礼: “喵。”


6.封不觉:“啧。”


7.套娃大队走远,觉哥脚步不停,脑内中二bgm起,背后站成半圆的四只觉哥纷纷换装。

一阵(系统嘿嘿笑着给予的)效果后。

    Joker觉(带妆ver)邪笑:“Why so…serious——?”

    武侠觉:“笑望沧溟……在下乃破剑茶寮寮主封不觉。”【时髦值+100】哎,我好帅【时髦值-100】。

    侦探觉:“对面那个神棍儿侦探也敢叫夏洛克?还‘这就是推理’?给爷爬出来挨打!!”

    scp觉:“……哟,都是把收容物玩儿出花的人才啊。”

   

8.站在正后方的手铐觉想了想,身体顿时一塌,一只黑白猫从衣服和手铐下面钻出来,有气无力地“喵”了一声。

“对面的猫身后跟着一群老鼠,老鼠后面跟着一团看不清的蛆*是闹哪样啊喵。”

觉喵在地上踩了一下。


9.它移开爪,下面压着一条被自动打码的半透明虫虫。

【名称:灵之虫】

【类型:??】

【品质:神话】

【功能:??】

【备注:“直呼别人的神话形态为蛆是不礼貌的行为。”“别这么凶啦格尔曼。封先生你好,其实,可以叫它猫猫虫!”】


10.封不觉笑了一下。


ps.套娃们:我们也想喝小甜水QAQ

ps的ps:远远看见觉哥的刹那间,克总灵性预警爆炸,本体飞速怂下线,正躲在历史缝隙里。

*看不清的蛆:灰雾温馨提示您,保护san值,请勿直视神或神话生物


求 求评论 来吐槽//w

诡秘全员好适合血界战线ed哦!!

就 套娃们、廷根的人们、塔罗会、海盗和冒险家、各位大佬、龙套、反派、先生女士们

聚光灯下、舞台上,快活地跳上一支舞,喝喝酒

多好啊——

意呆语版序章-弗洛伦萨小拳王


只有10min各位了解一下吗!

听够了低沉少年音+意式英语的我23333

b站⬇️

https://b23.tv/av73843263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中东第一舞姬名不虚传

发出迫害的笑声

(美人扭腰了解一下x

第一话 超绝可爱的一帧

绝症

*奇怪流

*旧文


日向创将眉头死死蹙在一起,汗水不住地从额头上滚下。身上盖的分明是床柔软的被子,却压得他挣扎不开。

夜幕是巨兽,它掩盖、压制一切呼喊声。

心脏不住轰鸣,却是依旧没醒过来。

漆黑一片的意识正在旋转,头晕。

有人站在扭曲深渊的中心冲他私语,最后成了高亢的耳鸣。

 

一罐可乐,353大卡。

啊,开小差的念头。日向将空罐子捏扁,扬手扔进身后的垃圾桶。

工作电脑的屏幕半亮着,映出一个走过来的人影。

“早上好,日向君。”是同事K正向他柔和地笑着。

“喔,早上好!”

至于梦魇后的腰酸背痛以及附带的一系列烦躁情绪,在听到这声美妙的问候后被清扫一空了。

他真的好有魅力啊。

直到K拉开邻桌的椅子坐下,日向才意识到,这大概是之前那个自杀前桌的替换人了,令人舒心的事又多了一件。

“说起来,上次去旅行时,我晕到在沙滩上了,是你照顾了我吧。今后就是邻桌了,有需要帮忙的话也请别客气!”日向一面欣喜,一面飞速抖掉了关于之前邻桌——那个令人不快的家伙的回忆。那时候他每天翻看不知什么邪教般的论调,还要露出近乎疯狂的笑容讲给他们听——关于那样一个自杀疯子的回忆。

哈哈,日向君还记得呀,那么请多关照。K又柔柔地笑了。阳光透进玻璃大楼的窗,照在它们二人之间,咖啡悠悠散着清香,一切眩目而美好。

然后一天的记忆就断线了。

 

醒来的时候,日向已经踏在回家的路上。

城市太匆忙了,作为一个独居者,他不介意多享受些放松时光,步行回去。

K果然很优秀啊,明明是同一领域,却几乎看不懂那些工作内容。

这令他想起自己天才的高中同桌,两人专注的侧颜逐渐重叠到一起。青春朦胧,只记得那人生得白皙漂亮,纤长的睫毛衬得脸精致,烟色的瞳孔有像风暴眼中的一片宁静,鼻梁挺而秀气,一对薄唇微抿着,只是抿着。

他的桌上堆了好多书。

印象中他总是在看书,下至孩子看的可爱绘本,上至厚重古老的外文书籍,都能安安静静地读下去。

有时也默默地望着日向的方向。日向心跳有些快,不敢与他对视。两人这样转圈瞧着,高中就毕业了。

那家伙在做什么呢。

望着下沉的夕阳叹了口气。

 

“绝症的美在于它能瞬间击垮又点燃那一丝实体化的名为生的希望,可弱者们大都挣扎不过,比如日向君那位已经不在的高中同桌。”

只有两人的电梯厢里,冷不丁响起了这么一句话。

他没反应过来,还陷在回忆里。眼前出现的,是某天从窗外飘至同桌发梢的樱花瓣,粉白粉白的,被他轻轻摘下,悄藏进书页里。那片轻灵而脆弱的小东西属于那个奇妙的少年,它会逃脱时间之神的掌握,会一直鲜活下去,可是它没有。

“什么病症?”这算什么回应?一切都莫名其妙。

 

电梯到达了顶层。

同行人站在光与暗的交织处,向他告别。

“日向君就像绝症一样呢,毫不留情。”

“日向君是绝症啊。”


“日向君,你没事吧。”压得他动弹不得的被子终于被掀开,日向从梦魇中得救了。

“呼,太好了,我没……”他环顾四周,没有人。

该让自己的情绪再一次流动起来了